[七夕会拍摄 – 你若怒放,蝴蝶自来]

七夕会拍摄 | 你若怒放,蝴蝶自来
一个阳光暖暖的午后,不经意间看到一只蝴蝶立在墙角,棕色的背、红黑相间的翅膀,加上小白方块的装点。真美!镜头,悄悄接近,再近点,再近点,简直要碰到它的翅膀了,估量也就一厘米的间隔。它竟然文风不动,静静地享受着暖阳与闪光灯的照耀。
我惊奇于蝴蝶的冷静,感觉和它是很熟的朋友。噢,想起来了,上一年也拍摄到一只蝴蝶。其时,也是在同一个当地,我在打电话,一只蝴蝶飞来停留在我的臂弯。电话完毕了,蝴蝶还在,它许是累了。我就保持着弯臂的姿态,静静地看它午睡,在秋日的斑驳里。为此,我宣布感言:“你(指蝴蝶)是被我的嗓音所迷,仍是被香(香烟味)所惑?真是——蝴蝶恋哥,年月如歌。”此言引来了很多微友的笑语,更多的自然是“你是招蜂引蝶”的话儿。真是爱“恨”交集。
看着朋友圈里越来越多的点赞,窃喜间我忽然想:这只蝶,会是上一年的那只吗?细细对照两图,本年的蝶色彩深了些,应该是长大的原因吧。差异仅仅是左翅的外边色彩略有不同,其他的简直如出一辙。不同的年,相同的一天,假如是同一只蝶,那也未免太奇特了。它是喜欢这儿的云天仍是感恩于从前的“臂弯小憩”?
一激动,留言:“期盼下一年的同一天,还能拍到蝴蝶的英姿,然后写篇《三年有约》的小文,抒情一下这段共同的缘分。”
“你知道蝴蝶的寿数吗?”陈老师的评语可谓“一言吵醒梦中人”。
所以,我上网检查有关蝴蝶的材料。一般的蝴蝶寿数只要2-3星期,最短的仅几个小时!万万没想到,蝴蝶的生命竟如此时间短。蝴蝶最美时,也是转眼物化间。哎——此蝶非那蝶啊……
蝴蝶的终身,就像巴金所言:“我的终身一直保持着这样一个信仰,生命的含义在于支付,在于给予,而不是承受,也不是在于争夺。”
你若怒放,蝴蝶自来。下一年见!(袁建章)

Posts Tagged with…

Write a Comment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